国产精品免费视频色拍拍|欧美日韩午夜专区视频| 亚洲精品无码永久在线观看你懂的| 亚洲a∨无码精品色午夜在线观看|

    <form id="t99ln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99ln"><form id="t99ln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form id="t99ln"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nobr id="t99ln"><th id="t99ln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t99ln"><form id="t99ln"></form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nobr id="t99ln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99ln"><nobr id="t99ln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99ln"><nobr id="t99ln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息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量英雄——徐臣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3-06-02 11:13:32 來源:未知 點擊: 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沿無量山往西去,瀾滄江畔有個名為花地的村子,隸屬曼等鄉最為偏遠之地,遠古地質運動使得曼等形成九山一面坡的格局,九座山九個村,雄居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沿無量山往西去,瀾滄江畔有個名為花地的村子,隸屬曼等鄉最為偏遠之地,遠古地質運動使得曼等形成“九山一面坡”的格局,九座山九個村,雄居一地,各領風騷,當莽莽的二無量脊梁從后河村老虎山最高峰緩緩延伸直抵瀾滄江邊,山水相逢,是秘而不宣的和解,一條江的存在讓高山變得柔和。一座山的啟示用語言是難以述盡的,從山腳至山頂,山路彎彎,草木葳蕤,道不盡曲折。一個村子的故事,卻如滔滔江水,沉寂江畔的花地,因了一段塵封的往事而鮮活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年磨難,被抓入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光回到1927年,在那里,我們初遇徐臣龍。1927年6月15日,徐臣龍出生于五福鄉(現今曼等鄉花地村欄桿箐小組)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,在他八歲那年,癆病交加的父親去世,母親改嫁,由于種種原因,母親沒有帶著徐臣龍加入新家庭,本就破碎的家最終瓦解,他不幸成為孤兒,顛沛流離的一生從此開始,先是投奔林街鄉萬龍村的叔叔徐有田,爾后又浪跡云縣后箐,到當時尚屬景東里崴鄉的親戚家幫工度日,疲于奔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命運無常,孤苦伶仃的徐臣龍頑強地活下來,即將成人的他卻又遭噩運。那時的云南,自滇西騰沖、龍陵失陷后,蔣介石嫡系軍隊開入云南的逐漸增多,各地征兵已是常態,所謂征兵,已成抓兵,繩索鐵鏈一捆上身,便被送往軍隊。1945年5月6日,就在徐臣龍離18歲生日還有10天時,早就看準徐臣龍憨厚可欺又是孤兒的保長,派抓兵隊把正在幫花地村一農民家挑柴的徐臣捆翻在地,五花大綁地送到景東縣城,而后,三個人拴在一盤鐵鏈,一同四五十人被送到1945年4月剛從緬甸臘茂撤回國內休整,住在彌渡、祥云一線的遠征軍,由杜聿明任軍長的國民黨第五軍當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的徐臣龍只能聽天由命,被送到軍隊后就進行“美式軍事訓練”,內戰爆發后,徐臣龍隨第五軍到前方作戰。在國民黨軍隊的幾年里,他目睹“軍官們只知嫖賭,不問營事”的“腐敗惡習”,也看到了國民黨軍隊的腐朽:他們長期克扣軍餉、伙食,致士兵不堪其苦……幼年的種種屈辱,已經給他造成巨大的心理陰影,也滋生了他對惡勢力的反感,目之所及讓他明白這里并非久留之地,徐臣龍無時無刻不想著逃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宣傳政策,堅定信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身貧苦的徐臣龍并不怕苦,他為自己隨波逐流毫無目的地活著而苦惱,他不僅一次地思索著、探尋著,怎樣做一個真正的人。他沒有上過學,卻深知做一個好人的道理,哪怕深處泥沼,它總是一線光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造化弄人,但命運有時也掌握在自己手中。1948年9月9日,徐臣龍所在的國民黨軍隊在洛陽向解放軍投誠,經過思想動員后徐臣龍毅然參加了解放軍,被編在四野三十九軍四五團獨立營。接受改編后,徐臣龍開始慢慢了解到:解放軍從軍官到普通軍人都是平等的。而且,共產黨部隊不允許打罵士兵,更不可仗勢欺人。而更加讓他意想不到的是:這里的官員禁止貪腐,也不可殺俘虜,更不能禍害老百姓。共產黨部隊的這些理念,和他“想做一個好人”的理想完全符合。到此時,他才終于明白:自己以前不是不合群,而是入錯了群。共產黨和國民黨軍隊的天壤之別,使這位缺少愛的孤兒慢慢懂得了許多道理。1949年1月末,徐臣龍所在部隊被派往北京,駐守沙定飛機廠,在這里,除站崗放哨,徐臣龍練習寫字、參加學習、積極發言,一改往日寡言形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9年7月,第四野戰軍和暫歸四野指揮的二野第四兵團發起解放中南各省,消滅白崇禧集團的作戰,徐臣龍所在部隊也隨之歸建南征。7月中旬的一天,部隊駐扎在徐州城外,徐臣龍外出執行任務回來,路過一個名叫黃土坡的村子,在一條水溝邊,看到一位十七八歲,腳手被捆綁的已慘死的姑娘。他心想,這一定是什么歹徒干的,決不能讓他們再為非作歹。于是,他到村里四處了解情況,事情很快弄清楚了,原來,這位姑娘時常受到幾名無賴青年糾纏,這天,幾個無賴青年將姑娘騙出村外捆綁,奸后掐死。憤怒的村民得知姑娘遭遇不測,誓要將三個無賴活埋。為防止事態擴大惡化,徐臣龍耐心勸說他們,用自己在共產黨軍隊的親身經歷,要村民們相信新建成的政府,相信政府會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復,最終,群眾聽從了他的勸說,避免了一次更大血案的發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久,地方政府將一封感謝信送到部隊,部隊為此給他記了功。在潛移默化的教導和學習中,徐臣龍越來越深地感受到,共產黨才是他的親人,才是他一直要尋找的歸屬和方向,是值得信賴和托付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機智識敵,活捉司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黨在哪里我就在哪里,徐臣龍內心里構筑起了一個大家,來自五湖四海的兄弟,深受封建壓迫的兄弟們,為了心中的正義之光走到一起,此后,徐臣龍和戰友們參加了宜昌、沙市、湘贛等戰役,并轉戰廣東、廣西一線參加剿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0年2月l 6日,時值大年三十,吃完早飯,圍遷國民黨廣西南寧大明山駐軍的戰斗就開始了,國民黨死的死、傷的傷,潰不成軍,僅用了幾個小時就結束了戰斗。打掃完戰場,徐臣龍被派往一塊麥地邊站崗,這時,夕陽西下,落日的余暉灑在剛收割完畢的麥地,地里一片泛黃,激烈的槍炮聲過后的大地出奇的靜。這時右前方麥垛里轉來幾聲輕微的“喀嚓”聲,徐臣龍定睛一看,只見一個穿國民黨軍裝,滿腿是血的人躲在麥垛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臣龍見到敵人時,想起戰場上死去的戰友們,恨不能端起槍一槍崩了他為戰友們報仇,這個念頭盤旋在他的頭腦里,況且,就算真崩了他也沒人知道,對于頑固抵抗的敵人是可以不請示的,就在扣動板機的瞬間,徐臣龍猶豫了,戰斗已經勝利了,他只是一個戰俘,作為一名解放軍,應該遵守解放軍的紀律,想到此,他釋懷了,走過去掀起遮在士兵身上的麥稈,那人抖抖索索地哀求徐臣龍救救他,一問,那人說他是個伙夫,大腿被打斷了,只要徐臣龍將他送去就醫,要多少錢都好說,這一奇怪的舉動反而引起了徐臣龍的懷疑,經徐臣龍耐心講解解放軍對待俘虜的政策,他說他是個“團長”,徐臣龍將已不能行走的“團長”送往軍隊戰地醫院,最后,才知此人就是大明山守敵司令。徐臣龍慶幸自己的克制,辦事三思而后行,做人切忌太魯莽,武力并不能解決問題,戰爭殘酷無情,而人間自有正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勇抗戰,擊落飛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暖花開,廣西全境解放。滿心歡喜的徐臣龍正準備復員時,美帝國主義已將戰火燒到了鴨綠江邊。此時的中國,立國未穩,百廢待興,但面對犯我邊境之人,我們毫不畏懼,此去,是為國家出征。久經沙場的徐臣龍,褪去了初入伍時的膽怯,國難當頭,好男兒應義無反顧奔赴前線,他榮幸地被批準參加了中國人民志愿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1年3月27日,他和戰友們跨過了鴨綠江,參加了“抗美援朝,保家衛國”的艱苦戰爭。徐臣龍所在的志愿軍四分隊獨立警衛營一連,主要任務是看守長津大橋,長津大橋是臨近中國的一座重要橋梁,當時朝鮮戰場制空權大部分在敵軍之手,長津橋也屢遭轟炸,附近軍民死傷眾多。出國不久,徐臣龍在夜間搶修被飛機炸壞的橋時不慎掉進江里,住了兩個多月的院,總算撿回了一條命。部隊條件艱苦異常,缺衣少食、天寒地凍,徐臣龍在站崗之余,重活累活搶著做,見到戰友太累,時常替他們站崗。沒人知道,從他入朝那天起,他就盼望著去最前線,尤其想到在白雪皚皚的崇山峻嶺中縱橫馳騁、浴血奮戰的戰友們,他們以劣勢裝備進行殊死搏斗,面對敵人飛機的密集轟炸,他們堅守陣地,決不后退一步,這種精神像一股無形的魔力召喚著他,激勵著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3年3月25日,下午約4點30左右,正在守橋站崗的徐臣龍見遠處公路上開來了幾輛運送物資的汽車,他心想:幾輛車一齊出動動靜太大,要是敵機來轟炸怎么辦?正想著,就見西南天邊冒出四個小黑點,敵機真的來了,徐臣龍心頭一緊。此時敵機“嗡嗡”吼叫著朝徐臣龍站崗方向飛來,從聲音和外形上判斷,正是昨日轟炸長津橋時將炸彈投在一民房上,炸死母子二人的四架野馬式轟炸機。這時,四架戰機已經發現了車隊,改變了航向,兜了個圈,就向車隊方向俯沖,氣憤早已填滿了徐臣龍的胸膛,他緊握蘇造自動步槍,抬手就朝第一架飛機開了一槍,這一槍并沒有擊中。這時,第二架第三架飛機都飛了過來,徐臣龍調整了一下呼吸,穩穩瞄準第四架戰機給它來了個連發,立時就見一大股青煙冒了出來,失去控制的飛機像一只無頭的蒼蠅掉進后山,不一會就傳出了爆炸聲。另三架飛機見勢不妙,調轉方向逃得無影無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擊落敵機后,徐臣龍沒有預想的興奮與激動,反而緊張起來,當時部隊紀律嚴明,祖國又處在建國的困難時期,戰士們深知一槍一彈都是老百姓的血汗,打仗要堅持“三打三不打”,而且,另兩個哨點的人都看到是他開的槍。在內心里,他是為自己喝彩的,如果不擊落飛機,那幾輛軍用物資運輸車會不會遭到轟炸,軍民是不是又要為此流血犧牲?誰也說不準。事已至此,他只能自我開導,面對敵機雖無十全把握,但敢于亮劍痛擊,無愧于心,就算受處分也值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他回到營地吃過飯,連部通訊員通知他去連部報到,連部用車將他送到了團部。團首長們早已等候,笑呵呵地對他說:“小徐,打下飛機,你立功了,很了不起呵”。一心準備接受處分的徐臣龍,一時不知如何回答,忙說:“不立了,不立了,子彈都浪費了三顆”,聽到他憨厚樸實的回答,巖洞里轉出一片“哈哈”大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擊落一架敵機,徐臣龍榮立三等功。面對這樣的榮譽,徐臣龍并不認為自己有多了不起,他只是戰爭中微小的一分子??姑涝膭倮?,靠的是中華兒女英勇頑強、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,這場戰斗不僅是武器裝備的對抗,更是鋼鐵意志的對決,它使得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挺起脊梁,在世界上贏得尊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于平凡,默默回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總會結束,每一位為國奮戰的英雄都應當被銘記,每一種戰火淬煉的精神都應當被發揚。1955年9月初,徐臣龍隨部隊回到北京,作為立功功臣,他到蘇聯莫斯科參觀學習了25天,并受到當時蘇聯領導人馬林科夫等人的接見,回國后歸建為武漢軍區,于年底復員回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歸故土,這是一個人在經歷戰爭之后最迫切的愿望,何況徐臣龍已離開故鄉10年有余,回到景東縣城,他被分配到清涼區供銷社。一年后,徐臣龍的二叔徐有田到縣上參加“農民代表會”時無意聽說徐臣龍已經回到景東,托人輾轉找到了他。二叔以他母親病重為由催他回家,聽到以為早不在人世的母親尚在,他連夜打點就翻越無量山趕回家里。母親在,家在,他將打下敵機獲得的40元獎金給了母親,此后再沒離家半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冥冥之中,若是存在預定,那便是以一寸一寸的光陰,去完成一力一力的使命。從戰場的廝殺回到平靜的田園,徐臣龍滿心期待人生的另一種開始,雖然此時正值經濟社會曲折發展的時期,經歷了“大躍進”和人民公社化運動,文化大革命時,他的復退軍人證書被搜去而無蹤影,他珍藏起那本打下飛機的立功證書及幾枚紀念章,再不與外人談起過往。日子過得苦,心卻安穩,能夠在紛亂的戰火中活下來,活著本身就是幸運。安心務農的徐臣龍立房成家,育有一子三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徐臣龍的二女兒徐升林回憶,父親經常向兒女們講述自己的經歷和遭遇,告訴他們今天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。那時候,村上到鄉里沒有通公路,盤旋蜿蜒的山路僅有兩尺來寬,為方便村民出行,徐臣龍農閑時就扛著鋤頭挖路、修路,尤其是遇到雨天,積水淤泥甚多之地,他便修得更勤,村里外出上學的孩子常常遇到這個光著腳板修路的老人。這世上有些路是自己走出來的,有些路,是人修出來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內心的豐饒是一輩子用之不絕的財富,徐臣龍的孫女至今記得爺爺是個有故事且會講故事的人,神奇的故事是爺爺的百寶箱,飯前唱歌則是一個家快樂的源泉,爺爺最喜歡的歌曲是《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》,一天要唱上幾遍,時而也來一首志愿軍軍歌,歌聲浸染著恩情,也傳遞著無形的力量,精神食糧的富足代代相傳,延續著美好與希望。爺爺每天都寫日記,年復一年,記滿日常的小本子塞滿抽屜。低矮的火房內掛著一塊自制小黑板,上書粉筆字:中華人民共和國是1949年10月1日成立的!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哪里來的?我們千萬不能忘記毛主席共產黨和工農子弟兵,除此之外,黑板上會有爺爺每天更新的日期和天氣情況。和平年代,歸隱田園也是一種守護,生活是用來熱愛的,而當下更應珍惜,徐臣龍以一已之力涵養了一個家的愛國情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史鮮明而有烙印,英雄更不會被湮沒。1993年,曼等鄉舉行“八一”座談會,這里聚集了一群曾在各個時期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復退軍人,坐在角落里敦厚樸實的徐臣龍講述了自己的經歷,如此,一段歷史浮出水面。2004年,徐臣龍老人安詳地去了,隨他而去的,還有他的立功證書。直到逝世,他也依舊不是共產黨員,但沒人能否認:他對共產主義的理解,對黨的無限忠誠,報效祖國的決心,全心全意建設家鄉的熱情,聽黨話、跟黨走,用實際行動踐行“黨是一生的追隨”的座右銘,絕不亞于任何黨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太陽穿過或薄或厚的云層,無量山巔溢滿余輝,英雄之墓碑,在江之畔,英雄之形象,屹立在人民心中。瀾滄江岸的松林散射著許多光亮,一束、兩束、更多束的光被看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塵埃落定,往事不再,但,英雄鮮明。(周德翰  王桂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99ln"><form id="t99ln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form id="t99ln"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nobr id="t99ln"><th id="t99ln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t99ln"><form id="t99ln"></form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nobr id="t99ln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99ln"><nobr id="t99ln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99l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99ln"><nobr id="t99ln"></nobr></address>